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隨夢繁體小說 > 都市 > 天唐錦繡 > 第三千三十章 君臣

天唐錦繡 第三千三十章 君臣

作者:公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4 20:30:34

-

對於自幼喪母且多病體弱,但聰慧善良的晉陽公主,房俊一直有如妹子、閨女一般寵溺有加,但凡晉陽公主提出什麼要求,總是想法設法予以滿足。且由於相識之時對方年紀尚幼,看著她一點一點健康,一點一點成長,從不曾有什麼男女之防。

他由衷希望晉陽公主健康快樂、人生幸福,又豈肯隨便隻一個駙馬人選?

萬一李二陛下頭腦發熱答允下來,自己豈不是一手將晉陽公主的人生葬送……

然而他這番心思所表露於外形成的猶豫神色,卻讓李二陛下誤以為他心存覬覦,不肯看著晉陽出閣下嫁,試圖如長樂一般達成長久霸占之目的……

彆說一個皇帝了,任何一個父親都不能忍啊!

李二陛下怒不可遏,罵道:“關中人傑地靈,不知多少名門俊彥,難道無一能入你房二之眼?朕念及汝父之功勳,故將高陽下嫁,熟知你非但不知感念皇恩,反而使長樂之清譽遭受玷汙,如今更心懷鬼胎,對晉陽生出覬覦之心,朕如何容你?來人,將此獠推出宮門之外戴枷示眾,讓世人皆看看此等無恥之徒到底是何嘴臉!”

門外內侍聞言急忙推門入內欲拿下房俊,正好將門外偷聽的晉陽公主露出,令堂內暴怒的李二陛下頓時一滯……

此等話語畢竟尷尬,李二陛下隻能等著晉陽上前給房俊求情之時加以訓斥,令她知曉房俊不可告人的齷蹉之心,將心底對房俊有可能產生的情愫徹底斬斷。

孰料晉陽非但未曾如想象那般上前說情,反而乖巧立於一旁讓出道路,使得內侍順利將房俊押著向外走。

隻泫然若泣道:“女兒絲毫為感受姐夫有不軌之心,偏偏父皇言辭灼灼,往女兒身上潑汙水……也罷,正好讓世人皆知女兒與姐夫有染,使其遭受千夫所指,臭名昭著,以彰顯父皇之英名。”

李二陛下:“……”

娘咧!

簡直誅心……

“回來!”

李二陛下急忙將向外走的內侍叫停,內侍們趕緊站住,放開房俊,隨即見到李二陛下揮手,急忙退下。

掩好房門……

李二陛下看著一臉無辜的房俊,頓覺一陣氣悶。不過晉陽之言有理,若將這混賬退出去戴枷示眾,豈不是告訴天下人當真與晉陽不清不楚?將來晉陽的婚事愈發難辦……

而且他也反應過來,先前房俊之言並非狡辯,原本立國之後功勳子弟便開始腐壞墮落,人才寥寥,經由關隴兵變一事,關中世家子弟更是多有遭受牽連,要麼戰死陣中,要麼戴罪之身,餘者更是庸碌之輩,怎能配得上晉陽公主?

對晉陽公主擺擺手,不悅道:“為父與他尚有事情要談,你且退下,不可偷聽。”

“哦。”

晉陽公主委委屈屈的應了一聲,轉身瞥了房俊一眼,眼神有些幽怨……

走到門口又停下,扭過頭道:“快到晌午了,女兒讓禦膳房準備午膳吧,正好父皇與姐夫一同用膳。”

李二陛下一陣心累,無奈道:“行行行,都隨你就是。”

房俊隻得將嘴邊拒絕的言辭憋回去……

晉陽公主這才粲然一笑,轉身翩然離去。

……

“坐吧。”

李二陛下重新倚在床頭,招呼房俊入座,冇有再提晉陽的婚事,而是問道:“朕素來知曉你並非攬權之人,支援太子也並非是太子對你看重,使得將來有可能登閣拜相,畢竟你與魏王的關係同樣不淺……可你應當知道,太子固然仁厚,可優柔寡斷、性子綿軟,絕非明主之相,若登基為帝,怕是要大權旁落,你當理解朕之用心。”

他對房俊甚為看重,否則也不能任由房俊與長樂私底下不清不楚,所以還是想要嘗試說服,在易儲之事上站在自己這邊。

否則憑藉房俊的財力、能力、已經軍政兩方的影響力,再加上太子的正朔之名,即便自己強行易儲,他日新皇登基之後,也依然是朝政一大隱患。

禍起蕭牆尚算小事,搞不好便是一場足以分裂帝國的大戰……

東宮之勢,已然尾大不掉。

房俊卻不會被輕易說服,反而試圖勸阻李二陛下打消易儲之心:“性子仁厚又有什麼不好呢?高祖皇帝開國之君,自當籠絡天下英雄,有氣吞山河之誌;陛下您承上啟下,需要殺伐決斷、剛毅勇武來奠定帝國根基。如今海清河晏、四夷臣服,自當有一仁君鞏固霸業、安撫天下……況且您一手創立政事堂,將皇權賦予宰輔群臣,正所謂兼聽則明、集思廣益。皇權集於一身者固然至高無上,可是人總會犯錯,陛下尚且由此擔憂唯恐壞了帝國基業,更何況是遠遠不如陛下您的幾位皇子?陛下當頒佈聖旨於天下,將政事堂定為永製,還政於朝,則大唐千秋萬載,永不絕嗣!”

皇帝九五至尊、言出法隨,實在是柄傷人傷己的雙刃劍。

若皇帝賢明,自可權力歸一,以最小之內耗達成最大之成就,不必使得自願浪費於內鬥之中。

可若是皇帝昏聵,則大可短短數年之間將所有根基毀於一旦,王朝崩塌基業傾頹,天下烽煙處處、百姓水深火熱。

政事堂製度雖然並不完美,但卻能起到好處的對皇權予以製約,不至於使得皇帝倒行逆施之舉措無所限製,荼毒天下。

李二陛下卻搖頭道:“皇權至上的確能夠衍生種種惡果,但皇權旁落更是後患處處,朕活著還能鎮得住那些宰輔重臣,待到朕萬年之後,後繼之君勢必遭受打壓,一旦遭遇權臣甚至容易興起廢立之事,如何長久?”

冇有任何一個人願意將手中的權力分潤出去,何況是手執日月的帝王?

政事堂隻不過是李二陛下賴以治理天下的一件工具,暫時有用,便留著,何時無用,自可廢黜,豈能頒佈聖旨定位永製?

當然,皇帝聖明亦或昏聵,的確是帝國強弱興亡之基礎,可這天下乃是李唐皇室之天下,縱然當真有朝一日如同大隋那般盛極而衰甚至滅亡崩頹,那可是李唐皇室的家事,豈能因噎廢食,因而將皇權削弱,下放至政事堂?

這個諫言終究不會被李二陛下采納,故而房俊也隻能默然不語。

天下大勢,正反相生,越是在某一點臻達極致,往往便會在這一點上走到對立。

越是集中皇權,距離權力崩頹便越是接近。

反倒是將權力分散歸還朝廷、賦予人民,才能使得人人為主,長治久安。

終究還是時代賦予的眼光所限,即便是李二陛下這樣的千古明君,也看不到皇權獨裁所必然衍生之惡果,毀滅纔是唯一之終點……

王朝覆滅、皇權更迭,一家一姓之興滅自然不在房俊眼內,但隨之而來的天下大亂、華夏子孫水深火熱,他卻不能棄之不顧。

李二陛下雄才大略,對於帝國之掌控無與倫比,即便是房俊也不能違逆其易儲之意。不過他不會放棄東宮,任憑太子在皇權更迭之下粉身碎骨,由此埋下帝位傳承之惡果。

總要保住李承乾,儘可能的維護傳承正朔……

……

待到房俊告退離去,李二陛下起身走下床榻,坐在窗邊的椅子上,一個人慢悠悠的呷著茶水。

對於房俊的違逆,他並不如表現出來的那般生氣。

追根究底,房俊之所以違逆他的聖意並非貪圖權勢,而是為了帝國正朔,不願大唐皇位之傳承從此陷入腥風血雨的殺戮。

其行雖狂悖,其心仍忠。

當然,此忠乃是對大唐之忠,未必是對他李二之忠……

易儲之後,太子能否得一個善終?李二陛下對此早已深思良久,他活著的時候自然無虞,可一旦他死了,縱使魏王、晉王此時再是兄友弟恭,登基之後隻怕也難以容得下一個廢太子。

武德九年,他發動“玄武門之變”後繼位,當年十月便冊封嫡長子李承乾為太子,命陸德明、孔穎達、於誌寧等當世大儒教授太子,東宮屬官皆乃貞觀勳臣,規格隻比太極宮低了一等,榮寵之至,天下側目。

時至今日,十餘年儲位之位雖然屢經波折,但始終屹立不倒,朝野上下歸心依附者不知凡幾。

新皇登基,焉能容許身邊尚有如此一個巨大威脅?

易儲勢在必行,但他不願見到兒子們為了皇位而血脈相殘、同室操戈,若房俊當真能夠一直履行今日之誌願,保住李承乾一生一世,倒也未嘗不是一樁天大的功勞……

耳畔腳步傾向、環佩叮噹,李二陛下收起思慮抬起頭,見到晉陽公主腳步輕快的帶著內侍將膳食送進來,頓時心裡一驚。

果然,晉陽公主秀眸在堂內轉了一圈,卻不見房俊身影,秀眉蹙起,看著李二陛下疑惑道:“姐夫呢?”

“呃……”

李二陛下有些心虛,他將用膳之事給忘了,與房俊敘談一番便將其攆走,趕緊道:“他尚有要事在身,不能耽擱,所以告退離去,為父倒是挽留一番,奈何朝務為重,不肯留下。”

“哼。”

晉陽公主嬌哼一聲,怎能不知父皇在扯謊?必是將這事兒給忘了,談完了便將人趕走。

不過她也未曾發作,隻是一邊佈菜,一邊唸叨:“兵部尚書被父皇給撤了,軍機處也不許他議事,如今隻不過掛著一個禮部尚書銜,能有什麼重要朝務呢?姐夫好歹也是自家人,況且戰功赫赫,父皇不僅不酬功反而施以懲罰,未免寒了人心呢。”

李二陛下接過飯碗,告饒道:“小祖宗彆唸叨了行不行?讓為父好生吃頓飯,至於房俊……過了這一段時日,為父自會給他安排重要崗位,他不僅有大功於社稷,更是能力出眾,為父又豈會不加以重用呢。倒是你,過兩天讓人將京中未婚的世家子弟皆叫到宮裡來,你好生相看相看,若有中意便定下婚事,為父也了了一樁心願。”

他在這個小閨女麵前冇轍,但也有把柄拿捏得住這丫頭,果然一提及親事,晉陽公主立馬閉嘴,露出甜甜的笑容,撒著嬌服侍他用膳……

李二陛下吃了口菜,歎了口氣。

都說女大不中留,自家這閨女該不會留來留去留成了仇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