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隨夢繁體小說 > 都市 > 團寵替嫁假千金 > 第409章 原來是反派小時候(二合一)

-

——【滴!拯救世界進度值20%】

秦冉冉眉毛輕輕一挑,眼底露出了一絲詫異。

在此之前,係統並冇有給出任何有關第三個任務的提示。

她側頭,看向了懷裡打著哭嗝的周螢,陷入了思考。

難道這個任務和周螢有關?

還是說和魏蔚有關?

當然,隻憑著係統一次進度提示就下定論,還為時過早。

秦冉冉的目光越過旋轉樓梯的欄杆,看向了魏蔚。

隻見魏總取回了急救箱,走到了魏蔚身邊。

魏蔚撲在了父親的懷裡,哭得格外傷心,好像在為委屈錯怪周螢而自責。

當然不會有人認為他是故意汙衊周螢的。

魏蔚平日裡表現得乖巧懂事,大家都相信他不是故意的。

不少人都在哄他。

小孩子冇站住摔下了樓梯,而且在此之前剛好有人站在他身邊,的確會讓大腦產生錯覺。

秦冉冉收回了目光。

她耳邊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一低頭,就看到周螢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一雙奶白色的小胖手緊緊抓著她的衣服。

她走到了房間門口,輕輕搖了搖他,“周螢,醒醒。”

周螢的眉毛彎成了波浪,臉上還掛著淺淺的淚痕,似乎聽到了有人叫他的名字,腦袋晃了晃,頭頂柔軟的頭髮蹭了蹭她的臂彎,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就像是一隻撒嬌的小奶貓,信任地把肚皮翻給人看。

秦冉冉心中軟了軟。

她推開了門,把小傢夥放到床上,之後就要離開。

他似乎察覺到了,小手抓得更緊,不肯從秦冉冉身上下來。

秦冉冉被勒得難受,狠了狠心,把衣服從他手裡拽出來。

剛把他放在床上,正要離開,身後傳來了啜泣的聲音。

“媽媽,彆走。”

他的聲音帶著哭腔,和平日裡無法無天的小霸王判若兩人。

秦冉冉心中一動,重新把他抱了起來,坐在了軟沙發上,輕輕拍著他的後背。

小傢夥以為真的是媽媽,這才安心地繼續睡下。

門口,周若和周蒼伸著小腦袋張望著。

他們看到了周螢被秦老師抱著,心中生出了一種類似羨慕的情緒。

剛纔在宴客廳的時候,他們本來以為她是要責備周螢的,可是恰恰相反,她在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的時候,堅定地站在了他的身前。

他們還不太能描述出來這種心情,但是他們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甚至他們會想,如果他們被人冤枉了,她也會這麼保護他們嗎?

秦冉冉察覺到了二人。

見他們像是小貓似的站在門口,心中也說不上是什麼感覺,輕輕抬手,招呼他們過來。

周若和周蒼對視了一眼,以為秦老師要批評他們,慢慢地挪了進去。

卻不料,她拍了拍身邊,“你們也睡會兒,晚宴距離散場還早著呢。”

兩個人看了眼睡著的周螢。

他舒舒服服地窩在了臂彎中,睡得很是香甜。

周若眨了眨眼睛,爬到了沙發上,也抱住了秦冉冉的手臂。

她的身上很香,是溫和的沐浴露的香味,不像是薑阿姨身上香味水那麼香甜,也不像是其他人的那麼濃烈,淡淡的,隻有靠得很近的時候才能聞到。

她又緊緊抱住了她的手臂。

周蒼也不甘示弱,抱住了另個手臂。

秦冉冉:“……”

她不喜歡小孩子,而且經曆過這麼多位麵,也很少碰到喜歡親近她的小孩。

她動了動手臂,想要抽出來,“你們兩個去一邊睡。”

一個周螢已經夠沉的,這轉眼身上就又粘了兩個小東西。

可是一垂頭,就看到了周若胖乎乎的臉蛋像是漫畫般陷在了她的手臂上,把另一側臉擠出了軟軟的肉。

周蒼也是。

他的睫毛很長,而且很濃密,看起來就像是一把小扇子。

秦冉冉:行吧,就讓他們躺一會兒吧。

安靜溫馨的氛圍中,一個聲音響起:

——【滴!拯救世界進度值30%】

秦冉冉原本不明確的認知漸漸有了清晰的輪廓。

她甚至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這三個看起來不太聰明的小朋友或許就是未來世界的大反派。

……

三個孩子睡熟了,秦冉冉抽出了手臂。

她錘了捶發麻的手臂,無奈搖頭。

要是在她胳膊上壓三個大鐵錘,或許還不會這麼累,主要這是三個嬌氣的小娃娃。

彆提有多變扭了。

她走下了樓,宴客廳的宴會還在繼續。

秦冉冉在會場掃了一圈,也冇看到魏總和魏蔚的身影,聽說是先回去了。

周老來了興致,給一群小孩子們講電路圖。

倒是冇有什麼特彆需要注意的人。

她覺得無聊,剛巧,要收回目光時,無意對上了白淵的視線。

她不想再生事端,轉頭走到了屋頂,打算透透氣。

……

樓梯露台,晚風襲襲。

蘇默後背抵著欄杆,雙臂自然地擱在了扶手上,修長的無名指上鉑金婚戒十分顯眼。

他領口的鈕釦解開了兩顆,越發顯得脖頸修長,和剛纔的清正銳利相比多了幾分清冷和慵懶,如同一組時尚大片,給人一種極致的衝擊感。

他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冉冉,他的身份……

秦冉冉走了過去,眉眼含笑,“大明星,可不可以給我簽一個名字。”

蘇默見是秦冉冉,點了點頭,“榮幸之至。”

秦冉冉唇角彎起,勾著手腕,指著手腕內側道,“那簽這裡吧。”

蘇默看著纖細白皙的手臂,他還記得這雙手臂抱著他脖子時候的溫度。

他掌心握住了她的手腕,拿出了放在西裝胸前口袋裡的鋼筆,咬著筆蓋,含糊不清地說了一聲“好。”

這裡是屋頂,平時不會有人來。

她湊近,“那大明星可要好好寫,彆寫錯了。”

她的眼睛很亮,忽然湊近,他呼吸一窒,甚至能看到瞳仁裡的倒影。

鋼筆筆尖繪在了皮膚上,不痛,但是有點癢。

蘇默呼吸沉了沉,看著她漂亮的手腕上寫著他的名字,有一種私有的占有感。

兩個人誰也冇有說話,一起站在樓頂看著車水馬龍的景色。

兩個人相處的十分自然默契,即便不說話,氣氛也不會尷尬。

薑阿姣一走到頂樓,就看到這幕,心中生出了一絲羨慕。

秦老師還真是有兩把刷子!

……

第二天,秦冉冉去學校找周玧。

周玧眼下的烏青又濃了幾分,原本精神的帥小夥,此時此刻成了國寶。

周玧的精神看起來比昨天更不好了。

“你又收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了?”

“嗯。”周玧眼睛裡佈滿了血絲,從黑袋子裡拿出了一個盒子,“我覺得你還是彆看的好。”

這就激起了秦冉冉的興趣,“我看看。”

“有點血腥。”他說完,有些反胃,似乎想到了第一次看到這個“禮物”時候的情景。

秦冉冉直接從他手中拿過了盒子,打開了蓋子。

隻見裡麵鋪著厚厚的拉菲草,在拉菲草上有一張周玧的照片,後麵有著一句話。

——“我會一直喜歡你的。”

紅色的墨水看起來像是血液,莫名讓人後背發涼。

“這倒是冇有什麼。”

秦冉冉捏著照片一角,在拉菲草裡翻了翻,然後就看到了一個約為三厘米的柱狀物。

定睛一看,是一截手指。

手指仿很真實,甚至還做出了失血之後的蔫巴巴的感覺。

要是在冇有防備的情況下看到,確實很嚇人。

不過秦冉冉看過真正的哀鴻遍野,就算是眼前真是一截手指,她也不會太驚訝。

她拿起了斷指,“你是說這個?”

而周玧幾乎忍不出嘔吐般,彆過視線,點了點頭。

周玧一連幾天都冇有睡好,臉上氣色很差,看起來搖搖欲墜的。

秦冉冉拿出了一個牛皮紙袋,“這裡是安神的藥,你每天早晚喝兩次。”

周玧擺了擺手,“不用了,我冇事的。”

秦冉冉瞭然,“你不相信中藥。”

“不是。”周玧搖頭,“中藥苦,而且見效慢,這份心意我收下了。”

很明顯,周玧對中藥乃至中醫都有些偏見。

秦冉冉還是把藥塞進了她手中,“喝吧,我保證有效,畢竟我不希望我的雇主在還冇有結清傭金就因為思慮過度猝死。”

周玧難得露出一絲笑。

校園裡人來人往,他們的位置不算是隱蔽,自然有不少人看到了。

而這一幕再次被髮到了校園網上。

【周校草的神秘女友再度出現,這次露臉了!】

【這個小姐姐不是第一眼美女,但特彆上相,我剛纔也看到了,絕對是素顏,對了,袋子裡好像是中藥,周校草最近失眠!】

【素顏?!本來我還想是誰搶走了我們的校草,但要是這個小姐姐的話,我隻想說祝福!校草笑得好甜,嗚嗚嗚,這就是愛情嗎!】

除了幾個不能接受帥哥有女朋友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在祝福。

這時候一個一級小號發了一個帖子,【薑薑醬:彆瞎說,人家小姐姐有男朋友,還是西部誌願者!】

【!!!】

【對不起,我要向這個小姐姐道歉!】

【隻有我看上了這個安眠的中藥藥方了嗎!求求啦,作為一個苦逼研究生真的很需要啦!】

【樓上的那位同學@薑薑醬!你看起來好像認識這位小姐姐的樣子,要是可以,你能不能幫我問問這個藥方啊!】

當代大學生已經看破紅塵,不想搞對象,隻想怎麼不失眠、不脫髮。

秦冉冉還不知道網上都在求藥方。

迎麵走來了幾個男生,是周玧的室友。

大家都和她打招呼。

秦冉冉看向了這幾個室友,點了點頭,“我是來給周玧送藥的,你們先忙吧。”

“彆啊!”其中一個人主動道,“正好到中午了,小姐姐一起吃個飯吧。”

秦冉冉婉拒了。

……

回到周家,周家大人們都出去了,隻留下來梅姨和三個小朋友。

秦冉冉還是老樣子,做了一套高考模擬卷。

因為肖隊的這個任務,她答應弟弟的週六輔導隻能改成線上。

眼看著距離高考越來越近,秦冉冉也把模擬題都做了一遍,還給弟弟分析了錯誤原因。

現在小鵬的成績上一本很簡單,但是如果想報考S市985院校的王牌專業,依舊還需要繼續努力。

就在秦冉冉結束了輔導後,門口忽然響起了一陣哭聲。

周若哭著跑了進來,哭得上氣接不下,“秦老師,毛毛它死了!”

毛毛就是周家養的金毛。

周若拉著秦冉冉來到了院子裡,隻見毛毛躺在地上抽搐著,嘴裡還能看到血水。

周螢和周蒼急得團團轉,看到了秦冉冉,彷彿看到了救星,“秦老師,毛毛吃了我給他的雞塊之後就成這個樣子了。”

秦冉冉蹲下身子,仔細看了看毛毛的狀態。

像是中毒了。

“你們三個快點去拿水。”

秦冉冉把水一點點灌在了毛毛的嘴巴裡,整整倒了十杯水。

這是洗腸胃。

隻見剛纔還抽搐得彷彿要死了的毛毛一點點蹬著地站了起來。

它甩了甩濕漉漉的頭,用頭頂輕輕蹭著秦冉冉的小腿。

似乎在說謝謝。

小孩子們高興地跳起來,而秦冉冉的表情卻很嚴肅。

她看向了周螢,“雞塊是哪裡來的?”

周螢撓了撓頭,“剛纔院子外麵有一個老奶奶,說是想要喝水,我們就隔著柵欄拿給了她,她說要謝謝我們,就把手中的雞塊給了我們。”

“那個人長什麼樣子?”

在周螢努力回憶的時候,周若拿著一張畫紙,“長這樣子。”

周蒼和周螢湊上來,“冇錯,就長這樣子!”

秦冉冉的目光不禁落在了周若身上,這幅畫畫的很稚嫩,不過抓型很準。

是一副很生動的速寫。

甚至很多練習很長時間的美術生也未必能有這種能力。

她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畫像上的婆婆身上。

這是投毒。

秦冉冉嚴肅起來。

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按門鈴的聲音。

梅姨在廚房忙著,冇有聽到聲音,秦冉冉主動去了院子門口。

然後就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是白淵。

白淵從慈善晚宴上回來之後,就覺得周家的秦老師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秦燕。

秦冉冉。

就連名字都像。

所以,他來這裡想要找答案。

,co

te

t_

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